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 In order to see this website, please enable JavaScript!
我們偵測到您的瀏覽器不支持JavaScript!為了可以使用本網站,請開啟JavaScript!
二月 21, 2024 星期三 多雲 23° 89%

《能夠受辱 才可做地產評論員》

 
     
2023/10/06 湯文亮

有老友見我寫地產評論文章反應不錯,經常可以在《明報》入十大,而且有不少fans請我食飯,問我可不可以介紹佢在報章寫地產文章,老友認為寫地產評論文章很容易,唔需要很大智慧。

老友咁講我唯有話寫評論地產文章的確不難,但很多時會受到侮辱,要食得鹹魚抵得渴。我試舉一例,當日有一個母親買了一個嘉湖山莊單位畀兒子,有傳媒訪問那名母親,並且話有地產評論員講樓價即將下跌,點解仲要買樓。那名母親可能唔知道,一般香港評論員講地產都會話下跌,很少會話上升,同物業代理剛剛相反。在那名母親買入單位之後,樓價上升,而且升幅不俗,傳媒又訪問那名母親,叫她給予地產評論員一些評論,那名母親是性情中人,只是叫那些專家「食屎啦」。到今日,嘉湖山莊個別單位成交價可能低於當日那名母親買入價,老實說,樓價升與跌是很平常,使唔使叫人食屎?而傳媒又在這件事煽風點火,試問又點會有人願意做地產評論員?兼職或者會有。

我2009年開始寫地產評論文章的時候,有人問我,既然我唱好樓市,究竟我有冇樓,我話很多。那些人會話,我有樓一定會唱好樓市,所以他們反而唔會買,我話只是根據形勢評論,畀多一些人了解地產。我反問,如果我冇樓,我的評論是否值得相信?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一樣,冇樓根本冇資格評論樓市。我又持不同意見,冇樓的人雖然睇淡的比較多,但是他們的意見不可以忽略,尤其是他們轉軚叫人買樓,反而是一個減持的信號,「明就明,唔明就唔明」。

(本網發表的文章若提出批評,旨在指出相關制度、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,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,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,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、不滿或敵意)
(文章內容純屬作家個人意見,並不代表本網頁立場)
贊助